010-67696886 15810768200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PK10指定平台 > 拳击教练 >

齐漠祥:十年的拳击梦

时间:2018-11-03 20:59

   

  看到奎迪倒地后,虽然知道他,会站起来的,但心里其实还是挺紧张的,心里在呐喊:起来、起来、起来。

  形像梨,故名梨球。可以脚踢也可以拳打。如果弹性比较大还可以训练反应。蕞好是鞭腿加直拳摆拳加一些组合的打法。一般都是武术和拳击训练场用这个比较多。

  你想到啥了?后天的培养很重要,在什么样的氛围成长,就容易成为什么样的人。

  虽然最后奎迪还是输了,但心里,却觉得,虽败犹荣,至少付出过,努力过,奋斗过。

  云南拳击培训,云南拳击培训馆,云南拳击培训班价格云南拳击名人堂会馆为你打造一个拳击冠军梦想的训练基地,会是您拳击路上蕞正确的选择,拳击名人堂会馆拳击力量的汇聚—名人堂运动会馆训练实录!我们欢迎您的加入!

  训练效果:高超的防身技能,一敌多人,一次次的训练,挥洒汗水,不断的挑战自我!培养自身坚持不懈、坚毅不拔的精神!长年特训,短期速成。起到很好的防身健身作用。(训练突出可参加大学比赛,或保送省体工队,国家散打队)

  厉害的,拳击手,抗打力是超强的,如果被对手,一击就倒了,就结束了。

  3、成为拳击名人堂运动会馆签约拳手的运动员,食宿、薪水、职业发展都将由我们全全负责。经考核,达到签约拳手要求的运动员,你一切的食宿问题、工资薪水问题均由我馆解决。我馆会定期派送签约拳手到国外训练、集训,并安排比赛。

  经过整合,最后确立的进攻技术具有两种运动形式:一种是直线型方法,另一种是弧线型方法。

  拳击只能用拳,不能用脚,肘、膝盖、所以力量成为了最重要的部分。

  在比赛中拳击手,眼睛的受伤,成为了,家常便饭的事。疼痛会刺激肾上腺素的分泌,这时候身体要承受住,并控制好。

  妈妈的不喜,未能让奎迪妥协,因为太喜欢了拳击了,自己暗中在练。

  身心合一,爱情就像一个润滑剂,给紧张而枯燥的训练生活,带来一些轻松,愉快的氛围。

  每天凌晨6点,在会理县城总能看到一位中年男子带着一群青少年跑步,他们一边跑一边做打拳的动作,不论刮风下雨,不论春夏秋冬,从不缺席。十年来,这似乎已经成了这个小县城里一道独特的风景。

  这里是四川凉山州会理县,一个典型的中国西南部小城,四面环山,像艘小船,也叫作船城。据说它曾是丝绸之路的一座小镇,有过南方丝绸之路商业重镇的美誉。

  齐漠祥是中国最早的职业拳击手。1987年,10岁的他开始练习拳击,获得过全国冠军赛亚军,入选过国家队,打败过泰国拳王。

  2006年,他回到家乡会理县,在没有编制、没有工资的情况下,教一群山里的孩子练习拳击,这一坚持就是近十年。

  十年里,他无数次下乡选拔拳击苗子,培养了一批又一批的孩子,把他们送出大山,送进学校,送到外面的世界。

  十年里,他在家乡参加WBC洲际拳王争霸赛时输给日本人而备受嘲讽;他也因自身事迹拍摄的纪录片《千锤百炼》而大受赞赏。在输掉比赛后他发现世界变了;在从美国、台湾领奖回来后他发现世界又变了。

  十年里,跟着他训练的孩子们换了一批又一批。有的依然坚持打拳,有的已转行经商,有的又回家种地。

  十年里,唯一不变的是他每天训练孩子们的场景以及他们始终坚持的拳王梦……

  齐漠祥出身在雅安,1979年因父亲工作调动全家搬迁至会理。1987年,他的姐夫赵忠在当地体育部门的支持下在会理二中办了一个拳击教学班,从那时起直到今天,这支少年拳击队让很多大山深处的孩子有了新的梦想,通过拳击改变人生。

  2006年,姐夫赵忠因糖尿病无法再正常执教,没有人接任这支队伍的教练,齐漠祥毅然回到会理撑起了这支拳击队伍。

  没有编制,没有工资,甚至连一份劳务合同都没签过,齐漠祥这个教练当的可真是名不正言不顺,可他依然坚持了下来,因为他始终相信会在这里培养出一名世界拳王。

  那时正直而立之年的齐漠祥没房没车也没女朋友,他似乎从来不着急自己的事,他把所有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了孩子们的训练比赛上。他在孩子们的心中像朋友、兄长,又像父亲。

  每年,齐漠祥都会和姐夫走遍会理县各个山区学校为拳击队选拔苗子。

  这里地理环境四面环山,交通不便、信息闭塞、教育、经济发展落后。村民世代以种植烤烟为生。出身贫寒的孩子们自幼就具备了坚忍不拔的精神。

  数字鸿沟的差距把他们与外界的距离越拉越远,这样的背景下,知识改变命运的道路似乎并不能为每一个孩子开通。很多孩子因为教育条件差从而学习成绩也差,考不上县里的高中只得初中毕业后就外出打工。所以拳击队给了他们新的希望,因为只要拳打得好他们就可以破格到县里的中学读书,甚至以后进省队、国家队、成为国家的人,当拳王,到大城市去。所以孩子们非常珍惜进入拳击队的机会,他们挥舞着小拳头,他们把拳击当做他们通往外面世界的跳板。

  每天清晨六点他们就得起床跑十几公里路程。没有自己的训练场地,只得跟跳广场舞的大妈们一起练习,甚至在马路边,草地上,跑道上随时都能看到他们训练的身影。没有拳击装备,他们依然赤手空拳摔打在简陋的拳击台上。

  一次实战课上,几个回合下来,一名瘦弱的小男孩脸上已布满鲜红的鼻血,他用衣袖擦了一把鼻子继续接受对手的挑战,一直到实战训练结束。那稚嫩的脸庞布满了鲜血实在不忍多看。“去把脸洗了!”齐漠祥一声命令,小男孩一声不吭地跑到自来水管下面冲洗起来。

  齐漠祥介绍到:“因为凉山州地处四川省的西南部,也是属于比较偏远的大山区,所以孩子们要想从山区走出来,要读书啊,要考大学啊,要想走进大城市,这是比较困难的事情。所以我经常告诉他们,你爸妈给不了你们很优厚的条件,你们就得靠自己,用你的双手,坚强的走下去。”

  除了简陋的训练条件和受伤时的痛苦,经济条件似乎也成了他们追梦路上很大的阻碍。

  拳击训练是一种体能消耗非常大的运动,而这些孩子们并不能像专业运动员一样享受肉类、奶制品、蔬菜等专业套餐。很长时间能吃上一顿肉就非常不错了,这导致他们的体能严重跟不上身体的需求。

  她的学习成绩并不好,也是因为拳击队才有机会进入会理二中学习。家里靠父母种植烤烟为生,哥哥已经外出打工,全家人省吃俭用都供她一个人上学。

  许志超也很懂事,平时训练很刻苦。她在一次训练时肩膀受伤,半年了伤情仍反复发作,她甚至带伤参加比赛。然而现实似乎对她一直不公平,她已经在省运会上失败了一次,她还想再备战一年省运会。比赛前几天,齐漠祥很是担心她的肩伤,便弄来药酒给她治疗。

  那时正直烤烟收获的季节,由于担心父母忙不过来,许志超便请假回家帮忙收烤烟。正直青春期的她仿佛全身都充满了活力与朝气,毒辣的太阳底下,她几下便摘下两框烟叶。她是这样决定的:如果这次比赛还没打赢的话那就不再练拳了,也不上学了,出去打工为家里挣钱。

  “拳击可以改变你们的一生!”姐夫赵老师每次都对孩子们说,“希望你们把握好这个机会,离开会理,走出四川。”

  随着孩子们长大,他们在热爱中也体会到了痛苦,他们终究要走上社会,在世俗尘世间摸爬打滚。

  2005年,他从船城一个偏远的山村走来,25公里崎岖泥泞的山路,他走了一个多小时,再坐车到达会理县城。那年他13岁,与何宗礼、刘义刚等一起跟着齐漠祥训练。

  那时候,他们觉得非常幸福。他们知道是齐哥给他们创造的机会,是拳击带给他们希望。

  没有手套,只能赤手空拳练习。后来擂台被拆掉了,他们搬到一个院子里,在狭窄空地上练习。夜深人静时,他们经常挤到空地旁边的水龙头下冲澡,有时候还一起邀约翻墙到地里掰玉米吃,那是他们最放松最愉快的时光。

  缪云飞进步很快,他一心想着当世界拳王。2010年他获得省运会冠军,县里举行表彰会,获得人生第一笔奖金-----200元人民币。

  然而这200元的奖金却让他感到很尴尬,“冠军”虽能带来荣誉,但是村里人以及父母却只在乎奖金的多少。是的,繆云飞能到县里读书,能拿冠军确实是同龄人心中羡慕的对象,因为他们不是在家种地就是外出打工。母亲却经常说:“我看这么多练拳的,也没几个找到正儿八经工作的,也没给家里带来什么。”

  2011年年初,繆云飞离开四川省队,盘算着毕业后去昆明打职业拳赛,实现自己的拳王梦。他回到家里向母亲要去昆明的路费。

  “有了成绩还要钱,别练了,练了也没什么用,你也练了五年,你看你给家里带来了什么,我们每天早出晚归的,家里情况你也知道,供不起你了。当初学习也是数一数二的,偏偏要去练这个拳击。”烈日当头,母亲一边用锄头挖水沟一边抱怨着说。太阳火辣辣的,山地里显得无比安静,繆云飞手里拿捏着一根茅草叶子,欲开口说什么又沉默了。

  他心情很低落地去和齐哥告别。齐漠祥虽然很不愿意看他这样,但还是安慰他,叮嘱他在外面遇到困难一定记得打电话给齐哥。他们坐在台阶上沉默了很久,繆云飞觉得那一刻齐哥应该是想打他的,可谁愿意放弃呢?

  齐漠祥说:“虽然很痛心,但是竟无言反对。繆妈妈是农村妇女,觉得儿子练了五六年拳击了,照样没有什么效果,什么也没有得到,也没拿过什么钱回家。拳击到底能起到什么作用,繆妈妈不理解,所以繆云飞没有办法,只好去打工。”

  2011年6月28日,WBC洲际拳王争霸赛在会理举行,齐漠祥代表会理与日本新人王冠军松本章宏对战。

  “This is Hui li,this is china”——刻意拉长的高音给人举世瞩目的仪式感,齐----漠---祥,当主持人一声高音拉起,几乎所有船城的人都在为他呐喊,所有人的眼睛都在看着他。

  年轻气盛的日本新手早已放言要以KO的方式战胜齐漠祥,齐漠祥跳动着身体,试图在找对方的弱点。

  年轻人频繁进攻,齐漠祥渐渐倒退到角落。已经34岁的他体力确实不如以前,再加上退役这么多年了,实在是难以敌对这位气势逼人的日本新手。

  那一刻,空气似乎凝固,齐漠祥似乎有些走神,年轻人大迈一步,一拳击中他,齐漠祥随之到地……

  是的,岁月太无情,这次他终究没能像以前一样驰骋拳场。年轻人一拳拳袭来,他感觉不到疼痛,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下台的,热闹的人群不断散去,“竟然输给了日本人,真丢脸。”议论声却还在持续传来……

  台下,弟子们都沉默了,观看比赛的繆云飞、何宗礼也不知道说什么。周雪梅哭了,她一直相信她的齐哥会赢,电视里的剧情不都是这么演的吗?可现实终究不是演电视剧,由不得人来安排剧情。

  “日本人走了,北京赛车信誉平台_北京PK10投注站老平台_PK10指定平台:我还留在家乡,家乡跑不掉。”齐漠祥说,“打了一场比赛,我还是我,世界全变了。”有时他以为自己走不出来,但他为了孩子们又迫使让自己走出来。

  那段时间,他很少出门,也很少说话,就连上街买包烟他都把帽子压的很低,可还是清晰地听到议论声:比赛都输了,还打什么拳……

  2012 年春节,齐漠祥去美国看《千锤百炼》首映,影院里,他哭到站不起来。半年来他承受了太多,承受了太久,后来他又去了台湾领奖。

  2012加拿大Hot Docs电影节开幕影片,35家影院同时放映;

  2009年,加拿大导演张侨勇开始记录齐漠祥和一群少年的拳击生活,并拍成了纪录片《千锤百炼》。齐漠祥带着学生克服种种困难,始终追求心中那个拳王梦的事迹感动了很多人。

  影片的主创一再强调《千锤百炼》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纪录片,而是一部“真实”电影。这种“真实”的表达,使故事更动人。影片还获得当届金马奖评委会主席刘德华盛赞,称影片展露出一种催人奋进的精神,令人鼓舞。

  卢米埃影业与“后窗放映”合作,联合发行影片《千锤百炼》。对于为何在贺岁档上映这样的文艺小片,卢米埃相关人士表示,主要是因为影片品质过硬,它虽然没明星,但传达的为梦想而奋斗的精神让观众感同身受。

  不再听到有人议论比赛的事,而是都在讨论他主演的《千锤百炼》。领导们开始考虑他工作的编制问题,感谢他多年来义务免费工作,表扬他为会理县带来的荣誉。县里还特地组织了观看《千锤百炼》的晚会庆祝活动。

  那段时间,齐漠祥每天忙着陪看影片,接受着突如其来的祝贺。不管走到哪里,都会有人认出他来,他感觉自己就是那个小县城的明星。

  他说,世界又变了,他还是他,家乡还是家乡。拳击训练队的孩子们依然继续认真而安静的训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