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67696886 15810768200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PK10指定平台 > 拳击教练 >

故事|我的第一场拳击比赛

时间:2018-09-01 09:09

   

  接触拳击两年了,从刚开始拳击小白,完全不知道怎么出拳,到现在刚刚在全美大学生拳击比赛132磅组打了自己人生的第一场正式比赛;从一开始畏畏缩缩格格不入的国际学生,到现在跟队友谈笑风生主掌社团事务的副社长;这一年半的时间,拳击给我带来的变化太大太大。

  从小到大我都是别人眼中的女汉子,爱疯爱玩,颇让想把我培养成淑女的母上头疼。刚来美国的时候17岁,大一,文化语言都没有融入,每天下了课就躲在宿舍看剧。为了打破压抑的生活状态,自己摸摸索索开始健身,也陆陆续续尝试了好几个体育社团。摸索了两年,健身坚持了下来,社团却都不了了之,开始还觉得有趣,慢慢就失了兴趣。直到报名了学校的拳击健身课,像是发现了新大陆,每次下课都意犹未尽,学到了更多拳击技巧和拳法,晚上独自走在路上都多了些底气。拳击课上了一学期,学习基本拳法步伐,和同学比划练习,勉强脱离了拳击小白的身份,对真正的拳击却还是了解不多。于是我带着最最基础的拳击知识,尝试着加入了学校的拳击社团。刚开始参加训练,我的存在感几乎为零,一个不起眼的亚洲女生,又是初学者,自己对着镜子学着教练和队友悄悄地练习,有了问题就等到休息或者训练结束再缠着教练询问清楚。训练的强度很大,两个小时的训练下来,全身能酸疼好几天。学期初来尝试的人很多,一两周之后却所剩无几了。队友强劲有力的出拳,击打沙袋的霸气,模拟对打时候的紧张感和训练后的酸痛吓跑了他们,却让我越发喜欢上这个男性主导的运动。我就这样毫无存在感的坚持着,悄悄地学习,努力的训练,渐渐却发现队友对我的态度转变了。开始有人注意我的缺席,有人主动指点我的动作,有人在训练结束后跟我击拳告别,我的技巧还远远不如队友,但我的坚持赢得了社团拳手的尊重。

  后来的拳击路并不平坦,先是生病发烧了一个半月,大概整整2-3个月没能参加训练。然后经历和初恋男友异地又分手,整整半年处于抑郁悲伤的状态,外加大三的学业压力很大,对未来又无比迷茫。一年的起起落落,训练断断续续,我却从没想着放弃。训练时拼命的击打着沙袋,告诉自己我是拳击人,我是最勇敢最坚强的。对生活的无助和沮丧都发泄在那一次次的出拳里,打完大汗淋漓,深吸一口气,重新抬起头去面对。

  刚开始spar(对打练习)的时候我是很害怕的,虽然只是和教练和队长对打,他们也都特别克制的出拳,可每一拳都让长这么大从来没挨过拳头的我畏缩躲闪,恨不得看到他们出拳就想闭眼或者转头跑掉。练拳击的朋友都知道,闭眼或者转头就跑不仅在比赛中是违规的,也让我完全没有任何反击能力,好不容易抡出的几拳也没有任何攻击力或技巧,整场下来就是被动挨打。每次sparring的日子我都恨不得躲着不去训练,练习初期斗志昂扬的喊着要打比赛的我犹豫了,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直面拳头的勇气和能力。很幸运的是我遇到了支持我的大兵男票,他在退伍之前打过MMA(综合搏斗),为了帮我消除恐惧,两人买了护具,就在自己家的客厅练习对打。感觉有时候被当成了他部队的下属,训练起来可不谈爱情,一米八几的大块头虽然克制着出拳,打在护具头套上也是很有力道,让我害怕的。刚开始的时候我挨了稍微重点的一拳,眼泪就掉下来,举起的拳头也直接垂到身体两侧。可不能就此认输,哭完哄完,戴上护具接着练习。慢慢地,我开始越来越能接受被击打的感觉,对迎面而来拳头的恐惧也在降低。我不再完全让恐惧支配自己,一味的想逃跑,而是开始冷静下来思考。既然害怕被打,拳头打在脸上很痛,我还以出拳反击或抵挡对方的出拳的啊,或者也可以闪开,不是闭眼转身,而是观察对方的出拳然后相应躲避并回击。渐渐的,我时不时可以也实打实的给男票一拳了,每次打到他都特别有成就感。

  然而,真正开始体验拳击的紧张感和对手的攻击性还不是在家里客厅和男朋友的对打,而是来自社团同时参加的金发妹子。一直以来我们就互相比较竞争,看谁训练的更刻苦,终于两人到了能spar的水平,在一次训练结束后打了一场。按照体育竞技的规定,戴好护具,记时,队长当裁判,双方礼貌性击拳,开打。金发妹子虽然比我稍微矮些,出拳的距离不如我远,但是特别有攻击性,铃一响就扑上来狂抡,打得我完全不知道如何应对,根本不容我观察她的出拳再反击。无计可施的我只好遵循教练的教导,使用最基本最熟练的拳法,左直拳和右直拳,利用我臂长优势,试图控制距离。勉强没有被逼得后退了,又被妹子一拳打在我眼睛上,打得实实在在,视线都模糊了几秒。因为想避免再被打,我更加小心的控制距离,避开她有力的右直拳,竟然在场上逐渐掌握了控制。金发妹子仍旧不依不饶的追着我狂抡,冷静下来的我趁着她向前冲的惯性外加出拳的空挡,抓住机会一个左直拳正正打在她脸上,妹子立马就愣了,之前的狂轰滥炸的气势也没了,之后的半场我成功控制住局面,趁她挥拳的时候又连着几个左右直拳打在她脸上,打完了我的第一场正式模拟对打。自此也帮我下定了正式打比赛的决心。

  今年3月刚刚参加的全美大学生拳击赛是我的第一场正式比赛,比赛分3天,第一天qualifier(资格赛),第二天semi-final(半决赛),第三天final(总决赛)。按照重量级和经验分组,如果出现奇数或者非配不均的情况会有拳手得到by,就是直接晋级。女子组最轻的一级是106磅(48kg),只有一个选手,她又放弃跟更高体重级比赛,于是直接拿了过场冠军。第一天要求体重必须低于或者等于申报重量级,第二天可以增加1磅,第三天可以增加两磅,如果体重超过要求直接废除比赛权。我的重量级是132磅(60kg左右),一般平均体重是138磅(62.5kg),比赛都是尽量报名比自己平时体重低一些的重量级,临比赛减到那个位置,这样可能有体型比对手高大的优势。如果减不到132磅,我就只能和141磅的对手比赛,比别人少好几磅的肌肉太吃亏了。保证体重达标是我们比赛前准备期面临的很困难的一个情况,既要避免肌肉流失,又要快速减掉很多体重,有的队友靠饿,有的穿着桑拿服或者裹着塑料袋跑步脱水,简直是折磨。我花了一周时间靠吃低热量的食物(基本就是蔬菜,少量精致蛋白),外加狂喝绿茶和水,最后一天保持很少量的食物摄入,最后减掉9磅,称重的早上达到了129磅,简直人生体重新低。一起的队友还差了2磅没能符合要求,趁着正式称重之前的一小时间隔穿着桑拿服狂跑脱水才达到目标。

  我的比赛对手是密歇根大学的拳手,密歇根大学拳击社团有300多名成员,训练条件简直比我们好太多,他们来打比赛的拳手数量基本相当于我们整个社团的成员数量。我的其他所有队友都得到了by,直接晋级半决赛,所以第一天只有我比赛。作为人生第一场正式比赛,全国赛,还面对每年都稳拿团队冠军的密歇根拳手,我是极其紧张的。比赛被安排在下午,早上称重完毕我就回到房间看历年比赛的回放,死死钻研如何应对各种情况。到了赛场尽量走路举止都装得很凶的样子,希望对手看到能对我有所忌惮,也算是心理战术。这次参赛的大概有160名拳手,第一天的比赛分两个ring(拳击场地),每个ring排了26场比赛,我在第15个,等待时间非常长。场馆比较热,但是我穿着长衣长裤不敢脱,为了维持体温较高的,保持肌肉的活力。因为情绪紧张,我不停的来回溜达,蹦蹦跳跳,最后为了避免消耗太多体力被教练强行按着坐下听音乐。距离上场还有一个小时左右,教练帮我用纱布缠好了手,关节处刻意垫厚,这样击打时触感更硬,打击效果更好。头套和牙套是强制护具,而且较长的头发必须用发网兜住塞进头套,避免干扰比赛,如果装备不合格也会被取消资格。

  临近上场,从工作人员手里领取专用比赛的拳击手套,裹手的纱布也需要裁判检验标记好才可以准备上场,以此防止拳手作弊给纱布或手套做手脚。教练帮我在脸上涂抹了少量凡士林,希望可以让对手的打击滑开,减少对我的伤害,有些比赛允许涂抹在身上和头套上,但是这次比赛要求很严,只能在脸上蹭了一点,效果不大。一切就绪,脱掉外套,和教练来几组热身训练,在场地外等叫名字。因为不会念我名字的发音,裁判还专门跑过来问了清楚。

  念我名字的时候我特意超有气势的击打着自己的手套,又各种使劲挥手,一方面给自己增加点气势,另一方面希望击打那几次可以把手套拍薄一点,打人更疼。密歇根大学的女子拳手都喜欢一开场就直冲上来,企图利用他们的攻击性迷惑对手,打个措手不及。因为之前做了点功课,我开场就准备好面对她的进攻,她的直拳我尽量左右闪开,等待她露出空挡再狠狠的一拳打上去,同时控制着距离,前后左右的移动步伐,在进攻对手的同时减少自己被击打的次数和强度。因为拳击实战经历很有限,我没有尝试复杂的招数,保持在基本的直拳中变换,偶尔扔进一两个摆拳,还用一记勾拳正中对手下巴,没戴眼镜的我都能看到她表情的诧异。比赛分三轮,一轮两分钟,每轮之间一分钟休息。第一轮我稳占主动权,但是因为整体处于精神极度紧张而大脑有保持冷静的状态,根本忘记了调整呼吸,一轮下来我已经明显感觉到疲惫。第二轮又是两分钟高强度的对打,教练一直在场边喊我让我控制比赛速度,给自己恢复的时间,但是面对对手的强攻,我根本没办法慢下来。这轮下来两人都挨了很实在的几拳,但是肾上腺素让我完全感受不到疼痛,嘴里隐约的尝到金属味让我莫名其妙,唯一感受到的就是疲惫,感觉所有的力气都被榨干了。我在角落坐下的时候几乎是摔在了凳子上,教练冲洗了我的牙套,又用白毛巾在我脸上擦,拿下来的时候是红的,我才意识到鼻子在流血。休息的一分钟太短暂了,第三轮开始的时候我身体了每个细胞都在尖叫,太累了,真的不想再打了。没想到短短几分钟对体力的消耗竟是如此巨大。但是我是副社长,我是拳手,我不可能放弃。咬牙站起来,强迫自己的大脑冷静下来,第三轮开场我稳定的控制住了局面,还趁着对手没有看透我的步伐,一步一直拳,连着结结实实的三拳打在她脸上。可是真的太累了,我很快败在体力上,从攻守变成了勉强防守。还有15秒结束的时候因为我连着挨了几拳,裁判叫了8秒暂停,询问我能否继续。当时真的很想说就赶紧结束吧,可是我还是挤出“我可以继续”,裁判还是叫了结束,在比赛还有不到10秒结束的时候,我被TKO了(Technical knock out,对手技术得胜)。

  回想起来有些许的不甘心,就差那么一点点没有完成比赛。但是对对手是由衷的尊敬和恭喜,她的实力令我敬佩,北京赛车信誉平台:也让我发现了我的体力弱点和对比赛控制度的不足。对手也专程跑来感谢我给了她这么一场精彩的比赛,切切实实挑战了她的能力。其他团队教练的两个小外孙女还学着我的动作模仿,并专程跑来鼓励我,打输了,却很暖心,也不觉得沮丧,反而有了更加努力的训练的动力。我们刚申请到了明年比赛的主办权,明年我将作为社长再次参赛。明年,我和队友们励志,要在自己的学校打得更好!

  感觉很多人对女性拳击有些误解,觉得拳击很暴力很野蛮,打拳击的都是女汉子。我觉得拳击确实能激发出我们坚毅刚强的一面,提升自信心,使人更强势,但绝非粗蛮的打架而已。拳击是门艺术,靠身体,更靠头脑。真的打比赛的话确实不适合所有人,但是作为一种健身方式,对身体塑形和意志的培养都有很好的帮助,也是减压的好办法。如果愿意挑战自己,尝试sparring或者去打比赛,会发现对自己的毅力和勇气是很大的挑战,但是结束后真的很有成就感,生活中遇到困难也更有信心去面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北京时间9月16日,戈洛夫金将在拉斯维加斯T-Mobile竞技场二战阿瓦雷兹,HBO-PPV直播。在一番战中,场下计分裁判安德拉德-伯德打出了118-110的悬殊比分,几乎判阿瓦雷兹完胜。此事引起了轩然大波,很多人质疑裁判收受了贿赂。

  今天,现 WBC/WBA/IBO 中量级拳王哈萨克斯坦 GGG 根纳迪 - 戈洛夫金( 38-0-1 , 34KO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与前两个级别世界冠军红发小子苏尔 - 阿瓦雷兹( 49-1-2 , 34KO )一番战中裁判的疯狂比分,几乎毁掉了拳击。 戈洛夫金说:那个比分实在太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