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67696886 15810768200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PK10指定平台 > 巴西柔术教练 >

“他的家长也是慕名而来

时间:2018-09-12 18:46

   

  讯 每日新报报道 日前,天津脑瘫拳手汪强怀揣了17年的拳击梦终于在上海实现了。在著名拳击教练韩鸿翔的推荐下,汪强迎来了自己的首场职业拳赛,9月13日,汪强在拳击台上以强盗般的打法和永不言弃的拼搏精神赢得了全场观众的尊敬和掌声。

  汪强是1985年5月24日出生的,由于早产,出现了脑出血、黄疸等症状,后来又得了肺炎,但汪强顽强地活下来了,不过脑损伤给他留下了永远的脑瘫残疾。

  关于自己能够和拳击结缘,他认为是一种幸运,“我12岁开始学习拳击,主要是因为以前别人总是欺负我,算是被逼的,但学了那么多年,我却真的热爱上了拳击。”

  汪强刻苦训练,但让他耿耿于怀的就是自己练了17年拳却一直没能打一场真正的比赛。

  “过去儿子在天津业余比赛艺龙杯上拿了冠军,之后也报名天津拳击锦标赛,但是最后他的参赛权却被取消了,主管部门认为一个脑瘫的人不适合参加比赛,出了事情负不起责任,而且对手也不愿意和他打。”汪强的父亲汪宝柱对此很不理解,相似的事情还发生在之后福建三明市的一次拳击比赛中,本来已经确认可以参赛的汪强因为主办方找不到一个愿意出赛的对手,比赛再度搁浅,当时汪强甚至拿出自己写好的一份生死状,但也于事无补。

  去年10月份,汪强在父母的陪同下来到上海,参加上海市拳击协会、上海市拳跆中心组织的由拳击大师张传良亲自授课的拳击教练培训班,“我儿子通过了培训拿到了教练证,同时也开辟了个人职业拳击之路。”

  就是在那次培训的过程中,汪强有幸结识了著名拳击教练韩鸿翔,“韩教练认为汪强有很大潜力,基本功也还算扎实,只是技术上和协调性还差点,但他对汪强充满了信心,不仅将汪强收入他的俱乐部,还为汪强报名参加了这次的中外拳击对抗赛。”汪宝柱告诉记者,“汪强当时高兴极了,恨不得马上投入战备状态,别忘了他等了17年啊。”

  9月1日汪强一家人来到上海备战比赛。汪宝柱回忆,韩鸿翔对汪强非常有耐心,经常是一个动作反复教也不会不耐烦,“眼看着汪强的技术一天天进步,我们非常感动。”

  汪宝柱说:“越接近比赛越兴奋,比赛前一天夜里居然没睡着觉。”结果,直到凌晨4:00,汪强才渐渐睡着,一直睡到转天中午11:00多。

  离比赛开始只剩两个小时,汪强突然把父亲叫到旁边,说胳膊疼、腰疼、脖子疼,“我就给他按摩,按了快一个小时才好。”汪宝柱笑着说,“孩子还是紧张,连韩教练都看出来了。”

  但即便紧张,可比赛一开始,汪强马上来了精神,“对方是披着斗篷,带着大队走上拳击台,我们汪强就一个人,但台下的欢呼声都给了汪强,连老外都在喊汪强的名字,那真的是全场沸腾啊。”汪宝柱说,“但看看对手,我们还是有点担心,对方比汪强高半头,块头也大。”

  比赛开始后,汪强不畏强敌,几套组合拳让对方毫无招架能力,汪强整场比赛都精力充沛,更是引起了在场所有人的欢呼,但对方也毫不示弱,拳拳到位,比赛非常精彩,最终汪强以微弱的比分输掉了比赛,“但赛场上的欢呼声都给了汪强,韩教练都说我们是虽败犹荣。”汪宝柱告诉记者。

  赛后,有媒体采访汪强的对手时,对方表示:“我不敢有丝毫放水,这是对拳击比赛的尊重也是对汪强的尊重,但我真的没有想到汪强能打得这么好,我很佩服他。”

  结果虽然是败了,但汪强一家人都为能参加这场比赛感到莫大的骄傲,“胜负我们本来就没有看得这么重,我们只是要证明汪强是完全有实力参加职业拳击比赛的,这一仗也让汪强打出了自信,证明了自己。”

  据汪宝柱透露,最晚10月份就能再定下一场比赛,今年底汪强可能就会迎来他的第二场职业拳击比赛,到时候希望能有新的突破。

  “能成为一名优秀的职业拳击手就是我现在的目标。”采访结束前,汪强笑着告诉记者。新报记者 任博 摄影 胡凌云

  “我们打算过两天就回天津,汪强拳击俱乐部还有20多个学生在等着他回去上课呢。”汪宝柱回忆,“汪强中专毕业后打算自主创业维修电脑,但由于手艺不精,才和我商量开一个拳击培训班。”

  2007年,培训班正式开课,但由于家里生活拮据,汪强和父亲只能在公园里或者广场上教拳,“我们太不正规了,来找我们的学生来了又走,一直稳定不下来。”汪宝柱告诉记者,“直到去年,北辰区集贤街道找到我们要把一块55平米的场地给我们使用,每月象征性地收取600元租金。”

  就这样,汪强拳击俱乐部终于有了自己的场地,10月1日开张当天就迎来了一位学员,“他的家长也是慕名而来,家长说跟汪强不仅能学技术,还能学习一种坚强不屈的精神,说王强能带给他们的孩子一股正能量。”

  汪强身残志坚终于圆梦,让人钦佩。像汪强这样顽强的人还有很多,他们都有着永不认输的坚韧意志。

  2000年10月,云南陆良县马街镇的钱红艳遭遇车祸,失去双腿。她将半个旧篮球套在身下,借助胳膊在地上爬行,被媒体称为“篮球女孩”。2007年8月,开始接受残疾人游泳训练。今年9月1日,钱红艳获云南省第十届残运会女子100米蛙泳冠军。

  今年高考,四川攀枝花用脚参加高考的“无臂少年”彭超被社会关注。彭超高考成绩为538分,加上5分加分,其总分超过了一本线分。但彭超却落榜了。面对这样的结果,彭超并未气馁,他选择再复读一年,争取来年考上理想的大学。

  生于邢台市任县西固城乡东固城村的宋君芳今年39岁。他一岁时患上小儿麻痹症,右腿落下终身残疾。北京赛车平台:8年前,他开始从事面塑创作。经过苦练,他从开始只会捏简单的小动物,到后来可塑的千手观音、十八罗汉等面部表情丰富、细节新颖独特的人物。8年来,他的作品获过奖,也被一些博物馆收藏。

  历时10天时间,“拳击一对一”网络服务平台成功授权众拳拳击健身俱乐部。目前,双方已经签署合同,达成长期合作、互惠双赢的关系。

  擂台的魅力在于,那上面的两个人的对抗是公平的。技术粗糙鄙陋的木村翔全场紧逼,势如疯虎一般追打邹市明。不把比赛结果交给裁判判定,没有KO就没有赢拳,是客场作战选手的铁律。木村全场不给邹市明退后的空间,不让邹市明获得喘息,他密集的出拳进攻彻底拖垮了邹市明的体能。邹市明前手的力量不足以将对手顶在外围,只能不断后退,后退,被压制得满场后退。

  木村能够拿到JBC的日本第8还是拜了WBO洲际头衔所赐。因为这个头衔他打的时候,在日本JBC职业拳击管理机构处于不承认状态,所以有实力的日本拳手都不会去参加WBO洲际战,只有穷得叮当响有比赛就打的木村翔,和他那79年没出过一次世界挑战者(日本历史上有86个世界职业拳王)的落魄拳馆才会争取这样的机会,拿到了这个洲际冠军,增加了积分。

  最后一课的开始并没有不同,拳童宝贝们围成圈圈跟随教练一起做着已经熟悉的运动前热身动作,讲过多次训练学习,孩子们已经养成了良好的运动习惯。

  在中国当下处于体育改革关键期,第二次睁开眼睛开始看世界,从体育大国开始向体育强国迈进的档口,我们也应该了解到个人的成功不只有一条道路,不仅仅是体育总局或者国家来管理的包办的。

  要想中国拳击得到全面的发展,必须提高教练的素质,增加线下拳馆的数量。线下拳馆最大的瓶颈是宣传及费用问题,从而拳击一对一网络服务平台将联合阿里巴巴、京东、网易等大型网络平台,不断宣传拳击一对一的知明度,并与上市公司网库股份形成战略伙伴,共同打造“中国拳套交易网”、“中国搏击器材交易网”,与世界最大拳击器材生产商“阿米尔体育用品有限公司”共同打造CCBO拳击器材品牌,联合体育局、教育局、民政部门共同举办拳击进社区、进学校等活动,和中国最大中餐企业“外婆家”共同创建线下娱乐性实体连锁拳馆等。

  不过这种技术体系在国际业余拳击界也颇多争议,认为是投机取巧。但是不得不说,一直低水平的中国奥运拳击学习国外的那一套打不赢,而邹市明的这种战术在奥运规则下确实管用,能获得金牌,因此在中国的体制内得到了支持和推广。

  但是在有着巨大影响力的邹市明于职业拳击的擂台上倒下后,我们其实应该从他的失败中学到什么?不是当睁眼瞎,自以为是、炒作民族情绪,无聊地煽动什么民族主义,而是要从他的失败中了解我们以前不懂的东西,从而取得进步。

  众拳拳击健身俱乐部创立于2015年6月,创始人颜林望、陈德汇从小进入拳击行业,一直致力于拳击运动的推广,俱乐部位于浙江省宁波市海曙区泛亚中心23号楼,占地近300平方米,目前聚集陈德汇、张家玮、颜林望、皮传胜等多位优秀教练。俱乐部推崇摆脱传统健身的枯燥方式利用拳击的训练模式健身。

  失却了公司的保护、没有良好的体能储备、加上自以为是地继续用帮助他获得奥运拳击冠军的技术,邹市明的落败其实在“双杰演唱会”开始前就注定了。

  和邹市明对阵前,木村只打过两场有星级的比赛,最高不过两星赛事。而邹市明这场世界卫冕战的档次国际评级也仅有两星。

  经过激烈的比赛之后,最终诞生了前三名学员,第三名李前卫同学获得了89.7分,第二名郑裕拿到90.1分,郑浩同学则以91.2分排名第一。最后,活动主办方为每位学员颁发了“拳童宝贝训练营”的结业证书,孩子们为期近两个月的梦幻学拳历程画上了完美的句号。

  邹市明也许是最后一代这样的拳手,他的成长时代特殊——是奥运拳击规则2013年6月改变前成长出来的;技术怪异——依靠这种技术拿到了奥运冠军;身份特殊——以奥运头衔在不懂职业拳击的国人这里获得了市场;助力强大——在运营公司的帮助下,拿到了中国历史上的第二个职业头衔。

  为了更好的推广、普及拳击运动,“拳击一对一”网络服务平台本着“优势互补、资源共享、互惠双赢、共同发展”的原则,于2017年4月开始推广全国拳击训练馆授权合作项目,授权双方建立培训班,达成长期、有效的合作共赢关系,更好地推动拳击运动的发展。

  在拿到WBO世界头衔后,邹市明便认为他自己可以在职业拳击里闯出一片天地,随拒绝续约,离开盛力世家和TOP RANK单飞,自己创设公司推广自己。结果飞上青天,才知道这个没有保护的世界是多么残酷危险。